×

打开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首页 毫达概况 业务领域 专业人员 人力资源 法律产品 毫达公益 毫达学术 最新动态 联系我们 CN EN JP

封面新闻:毫达律师评阿里巴巴“女员工自述遭侵犯”事件

发布时间: 2021-08-100

酒店可以为入住人以外的人员办房卡吗?律师解读:特殊情况可以,需经相应审核

封面区块链该文章已上链

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张奕丹

近日,阿里巴巴“女员工自述遭侵犯”一事引发社会关注。网络流传该女员工自述长文提及,其在山东济南出差时遭灌酒失去意识,被男同事送回酒店,该男同事后又偷偷办理其房间的房卡,并多次出入。8月8日,济南警方在微博回应称,正积极调查取证。

网传女方自述文章截图

警方通报

在日常情况中,酒店是否可以为他人办理房卡?如果发生意外,需要承担责任吗?

此外,客人在餐厅聚餐,若顾客醉酒后遭侵害,餐厅需要承担责任吗?

北京市民法典学习宣传团讲师、北京德翔律师事务所主任安翔表示,根据民法典侵权责任编相关内容,包括餐厅、酒店在内的所有经营者都需在合理限度内承担安全保障义务。原则上,酒店不该为他人办理房卡,但特殊情况下,经过相应的审核后,可为他人办理。

毫达(成都)律师事务所孙顺发认为,酒店擅自给他人办房卡违反法律规定,造成入住人损失,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酒店可以为他人办房卡吗?

毫达(成都)律师事务所孙顺发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酒店来访人员必须出示有效身份证件,到前台登记后方可进入客房。工作人员擅自给他人办理房卡,违反法律规定,造成入住人损失的,应当承担对应的法律责任。

北京德翔律师事务所主任安翔则表示,从原则上来说,酒店不应该给入住人以外的其他人办理房卡。“但是基于特殊情况,比如男方跟酒店说她喝得特别醉了,需要进屋进行看守照顾,酒店很难说不让他进门。”

安翔表示,法律对共同饮酒人也有义务要求,要求其对醉酒者进行照料。“因为真的这人在里面喝多了,吐了窒息了,酒店如果不让他进门,又从另一个角度觉得他不合理。”

侵害发生后,酒店是否有安全保障过错?对此,安翔表示,需看具体情况,若酒店没有尽相应的审核义务,如未提前问讯开卡目的,则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酒店不可能像派出所似的实质上去查证,但它起码要询问,做出一个形式上的判断。”

“如果酒店提前核实目的,男方说是为了照顾,女方也确实喝到烂醉如泥了,有需要照顾的情形出现,男方也没有在屋里过夜,那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不认为酒店应该承担责任。”安翔表示。

聚餐后醉酒被侵害,餐厅是否需要担责?

聚餐后被侵害,餐厅需要担责吗?安翔表示,餐厅也需要在合理限度内尽安全保障义务。“如果没有明显的现场就有的性侵行为,那么很难去指责餐厅的。如果侵害特别明显,比如女方都呼救了,餐厅都不介入制止,那餐厅就有责任的。”安翔表示。

“举一个例子,人贩子带着拐卖来的孩子坐火车到外地,你能因为乘务员没看出来这是人贩子,而追究铁路部门的责任吗?不可以的。但如果已经非常明显了,在查证身份证、票证的过程中,应当发现疑点了,而没有做安全保障工作,导致孩子被拐卖,这种情况下,他需要承担自己的过错所对应的责任。”安翔表示。

孙顺发表示,对于第三人在餐厅内性侵醉酒的顾客,餐厅作为经营者,属于其安全保障义务的范围,应当承担过错责任;但如果是醉酒者被第三人带离餐厅后实施的性侵行为,只要不存在事前共谋或明知道或应当知道第三人是为了实施性侵而带走顾客的事由,餐厅不承担法律责任。

孙顺发也表示,对于醉酒等特殊客人,经营者应当承担一些必要的合理限度内的特殊服务义务,如助其醒酒,照料休息等。但对于醉酒者而言,法律并没有强制经营者给予特殊关注,醉酒者仍然属于法律所确定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当事人因醉酒导致的自控力下降,摔伤几率增加等风险,不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的经营者安全保障义务的范围。

“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义务”

孙顺发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之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机场、体育场馆、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主要在于防止他人遭受义务人侵害的安全保障义务和防止他人遭受第三人侵害的安全保障义务,但这种义务不应该是无限延伸的。”孙顺发解释。

安翔也表示,所有的经营者和组织者都有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但这种义务不是无限的,是在合理限度内的。“民间的一些组织者也同样有这样的一种义务,只不过在最后的司法实践中,是以你的组织活动和组织主体的专业性,和是否收费作为一个判断标准。如果你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的情况下,如果你特别不专业,那可能相应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从餐厅和酒店从业者的角度,根据当时事发时的外观,能判断女方可能会遭侵害,这种情况下他们没有采取进一步措施,那他们可能承担一部分对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安翔表示。


To Top